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江苏传真 > 江苏各地

连云港撰写申遗文本 争取进入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团队

2014-08-11 19:44:36 来源:  作者:
摘要: 中国江苏网8月11日讯 由九个城市联合捆绑申遗的海上丝绸之路项目,目前已列入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近日,我市文化部门开始组织撰写港城有关海上丝绸之路的申遗文本,

 中国江苏网8月11日讯 由九个城市联合捆绑申遗的海上丝绸之路项目,目前已列入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近日,我市文化部门开始组织撰写港城有关海上丝绸之路的申遗文本,争取进入“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团队。从我市组织撰写的海上丝绸之路申遗文本来看,将军崖石刻、孔望山摩崖造像、苏马湾汉代界域石碑、云台山藏军洞、平山旗杆夹成为我市捆绑九大城市共同申遗的证据。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佐证并未被此次海上丝绸之路申遗文本采用。

海上丝绸之路申遗

  学术界有不同声音

  其实,在学术界对我市是否适合申遗海上丝绸之路还有争论。

  反对一方认为,海上丝绸之路分东海、南海两条丝路,我市只是主线上的一条支线。

  自古以来,海上丝绸之路有多条航线,海上丝绸之路的主港,历代也有所变迁,我市属于多条线路中的“黄海北路”。这条线路是从扬州经运河运至淮安,再经过海州等地中转,最后到达日本列岛和朝鲜半岛。

  扬州是当时的陶瓷集散中心,应该是这条丝路的源头,而海州则是一个重要的中转站。海州作为丝绸之路“黄海北路”的一个重要中转站,在历史文献和考古上都能找到证明。“黄海北路”又被称为“陶瓷之路”,在我市唐代墓葬出土的长沙窑瓷器在当时属于“出口产品”,原产地长沙都很少出土,在连云港却发现了几件。另外,越窑、景德镇瓷器、邢窑、白窑等瓷器在我市都有发现,如此多的瓷器证明了我市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贸易中转站。

  不论是支线还是主线,这些五彩缤纷的瓷片还原了历史的本来面目,弥补了史书失记的不足,为我们勾勒了唐宋时期我市已作为外销陶瓷的重要口岸和航路的轨迹。

  赞成者的观点认为,京杭大运河修建之前,一直是从连云港出海的,大运河修建之后才改走扬州。

  作为陆上丝绸之路的延伸,海上丝绸之路始于秦汉时期,发展于三国隋朝时期,繁荣于唐宋时期,转变于明清时期,是已知的最为古老的海上航线。隋唐时期,西域的连绵战火阻断陆上丝绸之路的驼队,陆上丝绸之路骤然衰落,海上丝绸之路随之兴起。在这个时期,连云港成为大唐帝国和新罗、日本交往的重要城市。大量来往于海上贸易的新罗人在连云港的宿城设立了新罗所与新罗村,连云港成为当时繁忙的海上运输线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徐福率领船队经朝鲜半岛到达日本,开创了中、日、韩三国友好往来和文化交流的历史,成为日本文化的开拓者。原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教授周绍良曾说过:“海上丝绸之路开辟要比张骞的陆上丝绸之路早,经多方考证,海州湾是当时海上丝绸之路东方航线的起始点。”

海上丝绸之路上的连云港

  与日、韩交流更多

  历代海上丝路,可分三大航线:东洋航线由中国沿海港至朝鲜、日本;南洋航线由中国沿海港至东南亚诸国;西洋航线由中国沿海港至南亚、阿拉伯和东非沿海诸国。很明显,海上丝绸之路上,连云港是与日本、新罗等国家交往的重要港口城市,从古至今,连云港便与日本、韩国等国家有着密切的联系。

  海州是唐代重要的海港之一,也是从日本等国进口的重要驳岸。《太平广记·贪·李邕》所记的一件事足以说明唐代海州港口的规模:在唐代大书法家李邕任海州刺史期间,日本国使节曾率五百人、十条船至海州停泊,船上“载国信”及“珍货数百万”。

  此外,日本仁明朝廷曾于公元838年派遣圆仁和尚来中国求佛法,随船西渡路经海州。船在海州水域漂泊十天,圆仁和尚留下了其中五天的海州见闻日记。

  连云港旧时称作海州,港口旧时也称作海州湾,作为一个古海港,在唐宋时就是中国陶瓷输往朝鲜半岛的重要中转港口。1984年在海州电厂扩建工程现场,采集到大量宋代文物,其中瓷器22件,陶器16件,铜镜2件,铜铁器4件。海州电厂所在位置宋代时为海州城外古河道。数量如此之多的宋代文物的出土,说明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船只曾汇集于此,海州湾空前繁荣。

  基于海州湾与朝鲜沿海以及日本海回流路的自然条件,海州与朝鲜的航海路线距离比较短,高丽先后派出遣宋使节有五批,水手、商人达5000多人。为方便与高丽商旅,海州建有宽阔的高丽亭馆,也是连云港最早设立的外事机构。苏轼于元丰八年经海州亲眼看到高丽亭馆以及海州百姓被繁重的徭役所害,市井萧条的景象,他感慨道:“檐楹飞舞垣墙外,桑柘萧条斧斤余。尽赐昆邪作奴婢,不知偿得此人无?”

  潮起潮落间

  海上丝绸之路留下永恒印记

  在撰写我市有关海上丝绸之路申遗文本之初,市文化部门也曾走访过大量的文史学者,搜集到了众多相关线索。除了已被申遗文本采用的将军崖石刻、孔望山摩崖造像、苏马湾汉代界域石碑、云台山藏军洞、平山旗杆夹五大切入点以外,还有许多海上丝绸之路留下的印记未被提及。

  这其中包含了康居国僧人康僧会与佛教的东传;唐代古海州湾与对日交流;宋代海清寺塔与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宋代繁盛的海州湾与朝鲜、日本等国的来往;明代海州倭患;清代海州知州师亮采与琉球国的交往等。此外,位于海州湾内的秦山岛因秦始皇东巡而得名,秦东门等文化遗迹的留存是古代海州人民征服海洋的证明。

  繁盛的海上丝绸之路在我市留下了永恒的印记,众多的历史文献、遗迹、文物留存于此,申遗文本不可能将其一一列举。从最初《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的“丝绸之路中国段”几经变化,到现在九个城市联合申遗,我市始终未能列入其中。但我市还在积极谋划,希望能够组团申遗。作为书面材料的海上丝绸之路申遗文本,本月底前将撰写完毕。

  不论结果如何,从秦代开始到清代衰落,古老的连云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不可或缺的港口城市,从最初的起点城市、坐标城市到后来的贸易文化港口、军港等变化。它的存在见证了海上丝绸之路航线的变化,是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历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颗明珠。

原标题: 连云港撰写申遗文本 争取进入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团队_连网头条_连网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